证书查询

首页 > 信息导航 > 详细内容信息导航

科学家”和“电焊工”谁更重要

作者:郑州通信科技中等专业学校 日期:2013-5-31 8:18:58 来源:http://www.china-zztx.com
 如果有人问:“科学家”和“电焊工”谁更重要时,也许您认为他们根本没有可比性,甚至会哑然失笑。但在科学家钱学森眼里,在飞船的整个发射过程中,电焊工比自己重要的多,钱学森是站在一个团队里表达了他对不同职业的敬畏。
    不论是科学家还是电焊工,因为他们职业的区别和工作形态的差异,我们很难去横向的将他们作比较,但是我们需要明白的是,任何领域,任何职业都有可能出现状元,出现尖子,只要做精,做强。

    相信没有几个家长愿意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出类拔萃的电焊工,却有无数人愿意将自己的子女送入科学家的大军,即使成为科学家的概率是万分之一,而成为一名电焊工的几率是十分之一,浅显言之,这是理想和现实的矛盾,说深了也是教育现状的矛盾。

    职业本身无好坏之分,所谓的好坏只是中国人传统观念中对体力和脑力工作根深蒂固的固有思维在现实生活中的集中体现。而职业院校的处境和毕业生就业所面临的困境无疑是最为现实的写照。

    职业技术人才就像房子的柱子一样,支撑着整个构架,但住在房子里面的人却看不到,因为他们已经被墙面所遮掩,当有一天房子倒塌的时候,人们才知道柱子有多重要。

    在钱学森心中电焊工比自己重要

    如果有人问:“科学家”和“电焊工”谁更重要时,也许您认为他们根本没有可比性,甚至会哑然失笑,因为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就像一条河与一滴水,一个源远流长,一个瞬间淹没、不留痕迹。但在科学家钱学森眼里,在飞船的整个发射过程中,电焊工比自己重要的多,钱学森是站在一个团队里表达了他对不同职业的敬畏。在工业时代任何一个项目都需要不同分工和不同职业的人合作才能完成,任何一个环节的疏忽都不可原谅,在整个飞船飞行的过程中,一个小焊点的脱落将是灾难的开始。其实,不论是科学家还是电焊工,因为他们职业的区别和工作形态的差异,我们很难去横向的将他们作比较,但是我们需要明白的是,任何领域,任何职业都有可能出现状元,出现尖子,只要做精,做强。不过话虽如此说,但是像电焊工一样能够汇成河流的这些点点滴滴,在我们当前的社会,至少人们的心里是不被看好或者说不被重视的,因为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会有这样一个声音,再好的电焊工也只是一个电焊工。相信没有几个家长愿意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出类拔萃的电焊工,却有无数人愿意将自己的子女送入科学家的大军,即使成为科学家的概率是万分之一,而成为一名电焊工的几率是十分之一,浅显言之,这是理想和现实的矛盾,说深了也是教育现状的矛盾。如果把电焊工看成职业院校培养出来的专业人才的话,那么他的社会地位也恰恰反映了我国职业院校的尴尬处境和举步维艰。

    现代职场习惯性地将从事不同工作的人分为蓝领、白领和所谓的金领,而这些形形色色的“领”也在无形中成为社会地位、经济收入甚至是职业好坏的标准,从价值观的角度来说,职业本身无好坏之分,所谓的好坏只是中国人传统观念中对体力和脑力工作根深蒂固的固有思维在现实生活中的集中体现。而职业院校的处境和毕业生就业所面临的困境无疑是最为现实的写照。

    高速发展经济离不开高素质的技工人才

    兰州职业教育主要分为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两种。中等职业学校是在完成初中教育的基础上实行的职业学校教育。中等职业学校的形式有职业高中、技工学校、中专等;而高等职业学校是在完成高中教育基础上实行的职业学校教育。按照目前职业教育的发展状况来看,职业教育的发展总体呈一种向上的发展趋势。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再次指出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主要理由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是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经济发展需要数以亿计高素质的劳动者,数以千万计的各方面的专门人才,特别是中初级的专门人才。这是第一个理由,任何国家都是如此。

    第二个方面是我们国家社会发展的需要。人们对于教育的需求是多方面、多样化的。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绝大部分来自农村和城市中低收入的家庭,他们来自于最广泛的普通老百姓的家庭。从社会的发展,从构建和谐社会的角度,也应该很好地发展这一块教育。

    第三个是我们教育发展的需要。目前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毛入学率是59.8%,也就是还有40%的15岁——18岁这样一个年龄段的青少年未接受高中阶段教育。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就需要发展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提高这两类教育的毛入学率。但是,普通高中教育的发展受制约于高等教育的发展,因为普通高中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要为高等学校输送新生,而高等教育今后一个时期重在提高质量,不是规模的扩张。

    正视职业教育我们需从摈弃旧观念开始

    近十年,兰州职业教育发展良好,最近举办的职业学校技能大赛,就是一次大检验、大提高。据市教育局介绍,兰州目前有职业学校33所,在校教师2031名,在校学生25800名。十年中,已有39000名毕业生走向社会。但兰州对职业教育认识似乎还远远不够。作为启蒙教育最小的构成单位——家庭,尤其是广大的农村家庭,“鲤鱼跳龙门”的思想并非一朝一夕能够转变,即使是付出复读两三年的代价也再所不惜。对于高等职业院校基本上是“万不得已”或“万般无奈”之下的选择。试问当选择职业院校的学生本身对自己的学校持怀疑和排斥态度时,社会如何去相信和接纳他们,从这个层面来说,要让职业院校有更好的前景和发展,首先要让我们的学生、家长和老师从基础教育中,祛除对职业院校排斥和歧视的弊病。在美国,一个下水道工人的工资远远高于一位教授的工资。而这位下水道工程师,大概很多的并没有被别人看不起。相反,在教授看来,下水道工所干的工作是他所干不了的,因为他没有下水道工人的专业技术,兰州人认为其工资高是因为没有人干,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其实不然,在这个技术活动中,熟练地操作与修理是由下水道工亲力亲为的,可以说,他也是个技术操作者。他们本身自己认可自己,认为是无法被替代的,而这种意识恰恰是我们最为所缺失的。也是我们职业教育最为需要的,美国的下水道工人拥有的是一种职业精神,他不认为自己干的活很下贱,而是自己有着这种技术能力。一个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人很难要求别人瞧得起自己。

    用工荒的背后隐藏的是职业和人才的矛盾

    “用工荒”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流行的新名词,而这三个字的背后隐藏的是职业和人才的矛盾,一方面相当一部分拥有一技之长的人员找不上岗位,另一方面企业招不到技术人才。从每年的大型人才招聘会上我们会发现,但凡招聘单位,不论岗位和工作需求怎样,“非本不用”几乎已经成为了定律,这种只视文凭,不讲实际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封堵了职业院校毕业生的就业道路。目前,就兰州市的职业院校而言,虽说就业情况相对不错,但社会对职业院校的支持和认知还存在一定的误区。因此多给初、中级专门人才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或许会给企业发展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职业技术人才就像房子的柱子一样,支撑着整个构架,但住在房子里面的人却看不到,因为他们已经被墙面所遮掩,当有一天房子倒塌的时候,人们才知道柱子有多重要。